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书法教育会员单位    寿光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办    电话:0536-5223653
首页 >> 理论研究
理论研究

临帖------学习书法的必经之路

时间:2017-07-16   来源:

 临帖    --------学习书法必经之路     张振涛

临帖是学习书法最基础的方法,也是每一个书法家步入艺术殿堂的不二法门,更是一生必修的功课。倘若临摹终止,艺术生命也会就此枯竭。

选帖要慎重。在浩如烟海的历代碑帖中,选出适合入手临写的字帖尤为重要。初学者最好求教于书法名家,尽量选择格调高古的经典碑帖,避免误入歧途,要选印刷清晰度高的版本,古人云:“取法乎上,仅得其中,取法乎中,斯为下矣”。

临帖要先专后博。切忌朝三暮四,不断地变换字帖,写来写去写成“四不像”。应努力把一本字帖吃透、吸收、消化。临帖是从传统的碑帖中吸取其精华和营养,不管是用笔还是结体,多在“形似”、“神似”上下功夫。面对古帖,要有虔诚之心,敬畏之心,做到“如对至尊”,心无旁骛,方能聚精会神,才会心有所悟 。笔者在北京学习时,欧阳中石先生曾教导我们说:这个过程叫“不死不活”,不把古人的东西牢牢学到手,你想活也活不起来。这与李可染先生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,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的观点不谋而和,这两位前辈说的都是继承与创新问题。没有继承,如无根之木,无源之水;没有创新,则没有思想,没有灵魂。入帖不易,出帖更难,尚若终生跟定古人,亦步亦趋,不敢越雷池一步,最后的结果只能停留在 “书匠”层面。“书法之道,唯勤与悟,勤能补拙,悟则生灵” ,勤和悟是书法爱好者应具备的基本素养。赵孟頫有“日书万字”的勤奋和悟得“二王”用笔之妙,才会在书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。

临帖要精准,切忌抄帖。为什么临写同一本字帖,会出现“千人千模样”的现象,这与每个人的观察力、理解力、审美力、表现力有关,找出临不像的原因,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。临帖要多动脑筋,看准笔画的长短、方向、位置、欹侧、曲直、方圆,用笔的藏、露、转、折,提,按.顿、挫、回锋、出锋等是否准确到位,正如孙过庭所言“察之者尚精,拟之者贵似”,务必做到:眼到、心到、手到,让大脑起一个复印机的作用,忠于原帖,用心揣摩古人的“挥运之理”,在笔法、墨法、章法上多下功夫,努力缩短与古人的差距。米芾自称自己的作品是集古字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,米芾学书在传统上下了很大功夫。学习书法,“眼高手低”值得庆幸,说明你已看到古帖的高妙,一时难以用手表现出来。倘若“眼低手低”,那就悲催了。临帖最忌抄帖,只动手不动脑,机械临写,桌子上放着的是字帖,写的却是“自由体”,像应付作业一样,废纸写了一大堆,有数量,没质量,空耗笔墨,收效甚微,只应了这句话:“错误重复一千遍还是错误”。为什么有的人写着写着就成了书法家,而有的人写了一辈子还没有入门,道理就在这里。

临帖要过背临关。临帖分为对临、意临、背临,背临这一关最难。只有过了背临这一关,才能证明对原帖真正吃透了,吸收了,消化了。背临要求作者不看范本字帖,凭记忆默写,力求和原帖的风貌、神韵相似而逼真,走到这一步就很难了。此关一过,定会茅塞顿开,峰回路转,柳暗花明,临帖的过程也是一个“背字”的过程,每个字的形态要熟记于心,储存在大脑中,信手拈来的从容是天长日久的积累。

临帖要有毅力和恒心。临帖最能考验一个人的恒心和毅力,临帖不仅需要热度,更需要温度,切忌“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”。临帖的过程就像一个在沙漠里跋涉的勇士,没有鲜花,没有掌声,无人监督,唯有目标坚定,奋然前行。有时还会面对家人的不支持,朋友的不理解。全凭自觉自律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心摹手追,心无挂碍,体无劳倦,甘于寂寞,忍受孤独。在喧嚣浮躁的尘世中,乐享一隅之宁静,如同佛家之修行,净化心灵,磨练意志,以求身正、笔正、人正、字正的修身之道,不忘初心,砥砺奋进。所谓的成功,就是将别人坚持不下来的事情坚持做下去。生活中,有些人不在临帖上下功夫,总想投机取巧,寻找书法 “短时速成”的灵丹妙药,可惜的是,这种“神仙药”,从汉字诞生到今天,几千年来一直没有出现过,社会上那些几天教会写字,神乎其神的宣传,只是“忽悠”的招生广告而已。那些急功近利寻找捷径的人,光说不练假把式,“任笔为体,聚墨成形”,还美其名曰:“自成一家”,写的龙飞凤舞,乍看挺唬人,细看无法度,到头来只是“书盲”一个。最后只能留个长头发或长胡子,美其名曰“江湖书法家”了。

古人云:一点即出,已显功力,一字即出,亦露才情。临帖来不得半点虚假,就是不断地从古人的碑帖中吸取营养,储存能量。“书为心画”,你临了多少字帖,下过多少工夫,都会在以后的作品中体现出来。临帖的多少,感悟的能力,天分的高低,直接决定一个书法爱好者能走多远!

东晋书法家王羲之自小就勤学苦练,每天写完字就到池子里洗笔,天长日久竟将一池清水洗成了墨色,才有了“墨池”的故事流传至今,隋代智永和尚在永欣寺书阁,闭门习书三十年,单用秃的毛笔竟积攒下十大簏子,才有"退笔成冢"的传说。王铎到了晚年,仍“一日临书,一日应索请”,书法大家尚且如此勤奋,何况我等。愿那些对书法有追求,有梦想的朋友们,静下心来,认认真真临帖吧,这才是通往书法艺术大门的唯一捷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本文作者张振涛,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寿光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